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在龍川, 遇見花開花落

2020-07-08 10:30:35 來源:河源日報


□曾玉仿

古邑 龍川


嶺南始祖的發祥地


我要輕輕地為它歌唱


因為 那是一個令人向往的圣地


在風光綺麗的龍川大地上


江岸邊曲曲折折翠竹掩映


鄉村小鎮的樓閣塔影依稀可見


渡船自由穿行在江面 犁出一道道浪花


白鷺展翅掠過 水面濺起點點浪花


醉紅的東江水 點點浮光熠熠發亮


走進越王廟


駐足越王井


聆聽天街深處那遠古的足音


叩開百家姓祠堂一扇扇古老厚重的大門


審視那建筑風格迥異的古建筑


尋覓著客家人南行跋涉深深淺淺的根脈


佗城百姓鍋碗瓢盆中的飛短流長


街坊鄰里柴米油鹽中的俚語方言


雖經世世代代的煙火熏繞


依然是腔子里硬直急促的中原口音


掠過時空 追憶滄浪世事


清風明月之夜拐進佗城石砌小巷


不小心就會誤闖進那位名士的故宅


祝枝山恣意揮毫寫下《循州春雨》


蘇轍老人正與鄉鄰白酒黃雞把盞對飲閑話鄉愁


或手持竹杖屐足踏青寒風山野之中


蘇軾來了 見弟不遇勾流數日


縱情吟唱《嶅山雪霽》《龍川八景》


他們衣衫飄逸舉止優雅


帶著唐詩宋詞的浪漫


早已走進了發黃的史志經卷里


斑駁的石碑上 或許 有幾行殘章斷句


只是 我們不知道


那時的風太猛 冬天太冷


腳下 桃花流水漂過


魚躍驚夢 是誰撞響了晨鐘暮鼓


借來嶅峰山下縷縷清風


洗滌仕途塵垢 時世的炎涼


是李商隱的憂傷 韓愈的傲骨


蘇軾的豪放雄曠 還是楊萬里的詩蘊幽遠


無法想象 公元819年正月的龍川


竟然是冰封山野雪擁藍關


年屆天命的韓愈驅馬不前心急如焚


寒風獵獵中 望來路去國懷鄉


秦嶺安在


家在何方


一代宗師楊萬里


牽馬緩步通衢驛站


聞聽鳥語花香蛙鳴犬吠


驚嘆年華老去 世事已非


蕭殷正倚欄窗前極目沉思


遙對東山寺 近看正相塔


感嘆一代名相吳潛笑迎跌宕浮沉


千載英雄氣 盡在風雷一夜中


他們 來了 又走了


轉眼間 記憶走遠


車水馬龍的街頭巷尾


被碾碎的是詩人的一聲嘆息


他們曾經在晨夕中攬青山入詩


在風月中攜春秋留韻 只是


路過的一些事物 遇見的花開花落


常常會在疼痛時才會想起


我 沐著午后斜陽


把身影映照在逼仄的街道小巷


品嘗過古井清泉


漫步越王廟前


默默注視著那三棵古樹


我躬身叩問——佗城安好


宗祠后面 小巷一隅


叮當叮當的打鐵聲疾速傳來


夾雜著佗城人的鄉音朗朗


穿透歲月風塵 猛烈地撞擊我的心房


冷兵器時代早已煙消云散


鐵匠因何還在為將軍鑄劍


循著那些客娘急促奔走的足音尋去


誰會忍心打攪那手搖蒲扇的老伯


那午后安逸的清夢


這小鎮靜恬的夢鄉


唐宋的古韻 秦漢的遺風


寧靜中撲面而來的是那淳樸的風情


時光老去而佗城滄桑


回首間 已越千年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地攤哥”出更記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