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爸爸的小木屋

2020-07-09 10:15:40 來源:河源日報


□蔡梓濤

初夏,大雨剛過,碧藍的天空,如同剛剛漿洗晾干的藍綢緞,清爽的風掠過將要抽穗的稻苗,花生的葉子上滾動著晶瑩的水珠,一朵朵紫色的小花,露出羞澀的笑意。


爸爸站在他的小木屋前,看著眼前的風景。碧綠的草地上,牛兒正低頭吃草,肥美的草地把牛喂養得皮毛發亮。前些天才出生的小牛犢在不遠處活蹦亂跳,追趕著幾只紅色的蜻蜓,一只白鷺在牛背上踱步,偶爾啄啄牛身上的毛,跑到它的頭上,站在它的角上。一會兒,白鷺張開翅膀,朝著湖的對岸飛去,它的倩影倒映在水中,與正在湖中嬉戲覓食的鴨子攪在了一起。鴨子們并沒有受到鳥的干擾,它們有的嘎嘎嘎地引吭高歌,有的張著翅膀在水面滑翔,有的把頭鉆進水里,尋找小魚小蝦或田螺,直到吃飽了、鬧夠了,才結伴游到岸邊,搖搖擺擺地上岸,匍匐在草地上打盹,任憑那頑皮機靈的小白鷺混跡其中。


鵝就不同了,它們不怎么留戀湖水,而是飛快地游到對岸,伸著高傲的脖子,仰著頭,邁著從容的步子上岸,跟牛一起,吃肥嫩的草,嘴里發出嘀嘀咕咕的聲音。


爸爸嘴角含著笑意,黝黑的皮膚上冒著汗珠,視線轉移到那片剛除過草的甘蔗地。甘蔗翠綠的葉子在風中發出沙沙的聲音,粗壯的個頭就像春天的筍芽,正在噌噌變長、變粗。


爸爸的木屋是去年搭建的,是鵝鴨的“家”,晚上或雨天,它們就躲在里面。它在東江岸邊的草地上,一排高大的尤加利在屋后護衛著,一條窄窄的小道一直通向村口。搭建小木屋前,爸爸一直在外面打工,奔波、辛苦、工資不高,這些都不算什么,為了帶給我們更好的生活,爸爸干過很多苦力活,因為太拼,他的腰扭傷了,不巧家里老祖母又生病了,爺爺奶奶年事已高,照顧起老祖母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和妹妹也成了留守兒童。這些,都成了爸爸的心病。


為了解決困難,來村里扶貧的鐘叔叔幫爸爸出了個主意,回家搞種養,利用村郊豐富的資源,承包幾畝靠近湖邊的水田、一片旱輋,用來養鵝鴨、種經濟農作物,成本不高,又能照顧老人和孩子。更重要的是他是農業技術人員,經常來爸爸的小木屋給爸爸進行技術指導。他還承諾,只要用心種養,這些鵝鴨不愁沒銷路。


前段時間,爸爸養的鵝和鴨出售了一批,鐘叔叔很早就幫爸爸做了宣傳,再者,因為這些鴨鵝是喂谷米雜糧,又得到天然湖的滋養,成長的環境可謂得天獨厚,所以得到顧客的喜愛,供不應求,來訂貨的人絡繹不絕。


小木屋是爸爸的希望,他白天黑夜都喜歡到他的小木屋去。課余時間,我和妹妹也喜歡往小木屋里跑。幫爸爸喂鴨鵝、給花生和甘蔗除草,在小樹林里捉迷藏,與牛犢在草地上奔跑,在草地上打滾,看鳥兒飛翔……


爸爸說,小木屋是我們家小康之路的起跑線。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屋頂上有星空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